归去来辞

开朗正直叶不修 沉默寡言黄少天/最近沉迷全职叶黄/张艺兴大大大本命/繁星永不出坑/古剑苏兰、夏乐、谢乐党/勇者荼岩/瓶邪/剑三本命莫毛、花羊/

【完结文目录】

方便自己看  不打tag

清水写手楼徙徙:

其实一直在更新这个目录,只是放在网页版的导航栏里,手机看不到,有时候我自己找旧文也挺麻烦的,所以拖出来在这里发一份。也会随时更新=3=


便于我自己归档,占个tag,感谢w


 


【短篇完结】


全职/叶黄only 《时光里》(2014)


全职/叶黄only 《我的“父母”是奇葩》(2014)


→ 后续:【全职/叶黄】《树上的香蕉》(2016)


【全职/叶黄】《新欢旧爱》(2015)


※无名武侠系列(2015):


→ 【全职/叶黄】《十年灯》


→ 【全职/叶黄】《一捧雪》


→ 【全职/叶黄】《青山远》


【全职/叶黄】《水到渠成》(一发完结,ABO)(2016)


→后续:【全职/叶黄】《日久天长》(ABO)(上)(2017)


【全职/叶黄】《千里送》(2016)


【全职/叶黄】《上瘾》(2016)


【全职/叶黄】《苦痛欢愉》(2016)


→ 后续:【全职/叶黄】《食髓知味》(2016)


【全职/叶黄】《因为爱情》(2016)


【全职/叶黄】《十项全能》 (2017)


【全职/叶黄】《讳疾忌医》(2017)


【全职/叶黄】《卷毛毛》(2017)


【全职/叶黄】《网吧之夜》(2017)


【全职/叶黄】《最光明的秘密》(2017)


 


【连载完结】


【全职/叶黄】《摸骨》01(2016)


【全职/叶黄】《山海少年》(上)(2016)


【全职/叶黄】818某市动物园那对JQ满满的饲养员(1)(2016)


【全职/叶黄】《计划通》01 (2016)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1) (2017)


【全职/叶黄】《叶将军和小芋头》01(2017)


【全职/叶黄】《直播间.avi》(1)(2017)

关于tag 一个读者的看法

lofter找文章都是看标签   所谓标签就是tag   那tag对我们读者来讲就是一个菜单   是按需选择的

乱打tag的后果就是读者满心欢喜地点开AB的tag    结果发现吃了满嘴BA的粮  如果这个读者有cp洁癖  那他的内心一定是难过崩溃的

就好比你去饭店吃饭  你说我要吃麻婆豆腐   结果服务员给你上了另一道你不爱吃且不相关的菜   你说你气不气

况且同人对于cp的洁癖程度远大于原耽  AB、BA或是ABA对于我们来讲有着天壤之别  

所以各位作者在打tag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些   AB、BA还是ABA一目了然  毫不牵扯

要知道  打正确的tag是对读者的尊重  也是对自己文章的负责

我的愿望是

世界和平

一个开车的脑洞 意识流(林秦)

遮盖痕迹的最好方法

覆盖它

林涛俯下身

扣住秦科长微微挣扎的双手

吻住他颤抖的双唇 

温柔的耳语   与之相反的却是身下狠狠的贯穿

秦明  看着我

林涛低语

秦明  我是谁

这个雨夜里

是谁在占有你

是谁在拥抱你

是谁在亲吻你


简而言之  林涛为了消除秦明对雨天的恐惧  决定搞个大新闻  在雨天和秦科长哔哔哔  让他没法胡思乱想

认真起来的林队还是很霸道帅气哒  

颤抖着的秦科长也很撩人啊

完整的车不知道会不会开啊  本人笔力不够  写不出我想象出来的那种感觉´_>`

心塞

关于18集的碎碎念 (林秦)

关于18集的碎碎念  语言有些杂  想到啥说啥
观点仅代表个人

林涛逮捕秦明那段   两位演员演的是真的好啊

秦明全程眼睛一直看着林队(我特地确认了一下  除了看逮捕令那一眼其余全程看林队)    眼神从茫然→不可置信→悲伤→最后若有所思的嘲讽   以及走向警车时满身的颓废感

当然秦明嘲讽的应该不是林队  而是命运

总觉得秦明尤其在面对局长的那段有些消极的认命  知道了真相   整个人都好像一下子衰败下去
 

林涛面对秦明的目光则是无奈的闪躲的   看得出林队的内心在自责  在说抱歉 

你被陷害而我却没能救你

对秦明说话的语气也很温柔   听得我又悲又喜

那句没发出声的带走也相当带感

目送秦明上车的那段目光又转变为担忧心疼   背影也是相当寂寥无助

另外 大家都说突然bg了  其实我觉得并没有啊

宝哥和秦明相处的时间  对我们来说是十几集的事  对故事里的人来说却是几个月 甚至一年或以上的事   作为朋友面对一起工作过的场景进行回忆并不显得突兀  

大家安心啦^ω^

说完了
嘻嘻




夕阳(老夫老妻模式 微博小蜻蜓两周年活动文)

夕阳

黄昏渐近,天边一片艳丽的红。

吴亦凡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闭目养神。摇椅前后晃动,吱嘎作响,像水上浮浮沉沉的小船。

他已经老了。七十古来稀的年纪,纵然年轻时再怎么俊朗飘逸,此刻却也是两鬓斑白,眼角皱纹宛若老树上的纹路。

那人也一样。

吴亦凡勾勾嘴角。

他和他的爱人十八岁相遇,二十二岁相恋,三十二岁时将恋情公诸于世,三十五岁时他们走进婚礼的殿堂。

带上戒指的那一刻,他的爱人哭了。即便是哭起来,他的爱人还是那么好看。他低下头嘲笑他这么大还哭鼻子,自己却也红了眼眶。

太难了。

两个男人结婚,太难了。

可他们挺了过来,甚至这一走,就一起走了五十多年。

吴亦凡睁开眼。此刻夕阳的余晖有些刺眼,他便撑着摇椅的扶手慢慢起身,又拄着拐杖向厨房慢慢地走。

厨房里是他的爱人。

老了以后,吴亦凡更加喜欢听他的爱人弹琴。

当指尖颤动,音符倾泻出来,无数的回忆便在他的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掠过。那些年轻的,充满活力的记忆便会变得更加鲜活。

他偶尔也会梦到十八岁那个楼梯间,年轻的爱人仰着头冲他笑,颊边的酒窝充满喜庆,让他的心不自觉柔软下来。梦醒后,老去的爱人在枕边酣睡的模样更让他感到心安和满足。

一晃这么多年。

他一直觉得那人好看,年轻时好看,老了,却是更好看的。他当年当明星时说过不少漂亮话,也从不觉得自己口才不佳。可当描述他的爱人时,他却词穷起来,变得只会用好看这个词。

想来这词语各有千秋,而这好看,却是囊括了世间的各种美。

所以他的爱人常常笑他,人前装的跟个什么似的,在他面前还不全都现了形。

而此刻他好看的爱人正卷了袖口洗碗。那双习惯抚摸琴键的手,  做起家务来也显得优雅极了。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那人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继续忙手里的事。

他凑过去抱住他的腰,在他耳边低喃。

他们一起走过这一生,可他仍不满足。

他想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和他在一起。

我爱你。

我也是。





见面(没头没尾小片段 脑坑深似海)

莫名其妙的开个脑洞。时间是很久以后,艺兴正式回国
发展,繁星也有了明面上的交流互动。

01
张艺兴被吴亦凡拉到麦蒂面前的时候还是一脸懵逼。他就这么仰着头,呆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两个高个子哥俩儿好的谈天说地。

他英语不好,听来听去就听懂了麦蒂说的两个英语单词,cute和boyfriend。

还有……吴亦凡的那句yes。

张艺兴顿时有些如坐针毡,于是他低了头,开始专心喝面前的奶茶。

那两人聊了好久,久到张艺兴一小口一小口喝得奶茶都撮完了,他不由得偏过头去看正笑的开怀的吴亦凡。

真开心啊,牙龈都露出来了。

傻大个儿。

02

在张艺兴的印象里,吴亦凡就像座山,不管是个头还是事业,都需要人仰望。

而此刻吴亦凡站在麦蒂旁边,竟显得有些娇小。他那近一米九的身高在两米多的麦蒂面前也是完全不够看。

难得看到吴亦凡在身高上吃瘪,张艺兴心情大好的抿唇笑起来,露出颊边酒窝,眼睛弯弯的像春水。

麦蒂:哦,克里斯,你的小男友笑起来真的太漂亮了!

吴亦凡闻言偏过头,就这么对上那双盛满笑意的眼睛。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楼梯间深深的一眼,他的心突然就变得柔软起来。

只要能让这个人开心,他想把所有的都给他。

麦蒂:尼玛闪瞎眼了。。。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今天看了老吴和麦蒂的合照,老吴那么娇小。。。

没头没尾,嘛,就当练笔了。

今天马《成精》番外肉  明天或后天发肉

成精 (人×兔精 短篇小萌文完结)


吴亦凡最近很烦恼。

他家的兔子成精了。

可是不是说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的嘛?

兔精:ヾ(^▽^*)))

01

吴亦凡身高八尺,生的剑眉星目,气势凌厉。可这糙爷们儿的外表下,却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少女心。

他喜欢所有毛绒绒的东西,俗称“绒毛控”。

这天,他弟弟送给他一只垂耳兔子。

吴弟:哥,我买了只兔子。你煮了吃吧。

一人一兔,四目相对。

兔:( •̥́ ˍ •̀ू )

吴亦凡捂住心脏,卒。

02

第二天,吴亦凡起了个大早在厨房里刷锅。那声音哐当作响,直吓得兔子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眼含热泪。

吴亦凡一转身,惊奇道:奇了怪了,这兔子哭啥?

兔:(╥﹏╥)  有人要吃我  但我说不出

03

吴亦凡没吃那只兔,反而将它好吃好喝地供了起来。一日三餐,绝不怠慢,一个星期愣是将兔子养肥一圈。

日子一安逸,兔胆就变大。

04

这天吴亦凡打好领带,正准备拿完文件去公司。

吴亦凡:哎?我昨晚放在桌上的文件呢?

兔:(*^ω^*)

吴亦凡在屋里转了一圈,眼神慢慢放到兔子身上:……傻兔你又把我文件放哪儿了?

兔子开心起来,它撅了屁股一蹦一蹦地往屋里走,身后的小尾巴一颤一颤,更衬得整个背影特别宽厚,像个巨型毛球。

吴亦凡:……

兔子在它的窝边停下,邀功似的扬起脑袋:( •̀∀•́ )

吴亦凡看了看那已经不成型的文件,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兔子,想了想,冷脸道:今天开始,晚餐取消!

兔:Σ(°Д°;  → ( ´•̥̥̥ω•̥̥̥` )

吴亦凡看着兔子泫然欲泣的表情,只觉得三观竟毁,整个人轻飘飘的:完了,我怎么觉得我家兔子成精了。

05

被训斥过的兔子觉得眼前一片灰暗。

不能吃的兔生还有何意义!

他在原地着急地转圈,蓦地抬头看见客厅里那个白色大方块儿,想到平时傻大个儿的举动,脑袋里灵光一闪。

兔:大方块儿里有吃的!(*`▽´*)

兔子连忙跳过去,又尝试蹦哒数次,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碰不到那根象征食物的杆子,心中越发焦虑,原本垂着的耳朵竟也有抬头之势。

此刻若是有旁人,怕是会惊奇地发现那兔子身上竟隐隐发出白光,且这白光愈演愈烈,直将兔子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进去。

片刻后,光芒散去,兔子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漂亮纤细的少年。

全裸。

06

吴亦凡开了门,见到一地狼藉以及一位全裸少年。

少年看到他,开心地扑过来,露出颊边酒窝:ヾ(^▽^*)))

风吹鸡鸡蛋蛋凉。

吴亦凡“砰”得把门关上,捂着胸口,面色潮红:……不好意思,走错门了

少年:……→_→

07

吴亦凡在楼下转了三圈,越想越觉得不对。他深吸一口气,又牟足了气势拔腿往楼上冲。

气势汹汹地开了门,入目依旧是那位裸男。那裸男正坦荡荡地睁着大眼睛一脸纯真地看着他,手里拿着根胡萝卜,腮帮子鼓鼓的还在咀嚼。

吴亦凡顿时蔫了,他像个姑娘一样羞红了脸:那啥……你能、能不能先穿衣服。

08

少年穿好衣服,两人四目相对。

吴亦凡有点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那个……你是谁?

少年鼓起腮帮子,拽着傻大个儿就往兔窝走。走近了,又伸手指了指。(=°ω°)ノ

吴亦凡傻了眼,盯着少年不可置信道:你、你是傻兔?

少年一边头点的如捣蒜,一边笑嘻嘻的露出酒窝。他的眼睛像盛了一汪清水,就这么笑盈盈地仰头看着面前的大高个儿。

暴击。

吴亦凡看着少年愣了片刻,突然偏过头靠在墙上捂住了胸口:妈蛋,老子好像爱上了一只兔精。

兔精:怪我咯 ´_>`

09

日子一天天过,吴亦凡教会了傻兔生活常识,便开始教他读书写字。毕竟总不能让傻兔一直用颜文字和别人交流。

这天晚饭后吴亦凡拉过傻兔,让他在自己怀里坐下,又拿过一张纸在上面端端正正写上“张艺兴”三个字。

吴亦凡指了指傻兔:张艺兴。

傻兔的声音清亮软糯,指着自己跟在后面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张、艺、兴¥ヾ(Ő∀Ő)ノ

吴亦凡觉得自己被萌了一脸血。

想了想,吴亦凡耳根泛红地又指了指自己:老、老公。

傻兔没说话,盯着吴亦凡突然就红了脸,扭捏了半天,半晌才开口:老公(*/ω\*)

吴亦凡只觉得整个心都飞了起来,他摸了摸怀里兔子的脸蛋:乖。

傻兔却突然像被触动了某个开关,他撅着屁股开始往大高个儿怀里钻,左蹭蹭右磨磨:老公!老公!o(*////▽////*)q

吴亦凡:哎!好好好!

傻兔:老公!老公!老公!o(*≧▽≦)ツ

吴亦凡擦了一手鼻血,觉得自己死都值了。

10 终

他俩最后愉快的在一起了。
就这样。
老子任性。´_>`

会有日常小番外和肉  大概

关于我饭繁星的一些碎碎念

和同学说起我喜欢繁星  我说他们真的很rio  我同学就用一种看脑残的目光看着我😂  她肯定在想  炒作也能当真你真是没救了

然而四年之前我也是这样

当年入坑的时候我高三  偷偷买了mp4下小说看  然后就看到了夕阳植物大大的《愚人娱己》 

在此之前我从不关心韩娱  看到这篇也是因为文包组没在前面标韩娱同人  我就当成了普通小说点进去了😂等到反应过来  我已经看完了整本小说 而且还觉得很好看
然后我想 等有时间我就去百度一下看看这两人长什么样

然而高三太忙后来我忘了。。。

再一次想起这事来  是后来我在我家看《快乐大本营》
家里是网络电视 所以可以各种回看  看完了以后就各种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2012年两个人刚刚出道不久  舞台上的自我管理包括表情管理 动作管理都没有现在那么成熟和老练  很多表现都是下意识的   比如:兴兴总喜欢往老吴身后躲  老吴唯一一次纠结脸  而且那种感觉和炒作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就是那种融入骨子里的亲切自然

边看我边想:我的妈  不行不行  这两人太腻乎了

看完了电视我就去百度了  然后看到了那张无论什么时候看都很戳心的图  就是那张兴兴害羞地钻到老吴怀里 老吴特别宠溺地搂着他的图  边搂还边抚背

人群之中就听见扑通一声  我掉到坑里了。。。

2012~2013是我最最狂热的一段时间  当时高三  我还抽空马了几篇分析在贴吧上  繁忙无趣的学习生活中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两人腻乎  当然  也包括和某家撕逼😂

繁星陪我走过高三  伴我来到大一  在我心中  他俩是真的无人能代替的

2013年寒假的时候  所有人都忙着迎来2014  然而我的老妈过世了  那段时间最灰暗了  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包括繁星  浑浑噩噩几个月  又听到老吴解约不辞而别   突然就觉得特别累  就特别消极  我就想啊  还有什么意思呢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就半脱圈了。。。半脱圈  是真的心里还有一股不知道哪儿来的执念

2014~2015上半年  我偶尔会去贴吧看看  但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大关注了  连带着也不怎么关注老吴和兴兴  后来才知道2015年伊始  网上有很多兴兴的负面言论  只恨当时不在  没能给兴兴微小的鼓励和支持  特后悔

2015下半年鸡条播出的时候  因为有兴兴  我就开始看   从鸡条之后我就开始重新关注老张  看到他越发坚强 越发成熟 机灵的样子  我既感到安慰 又感到难过  人到底是应该成长  成长却又伴随着各种非议和不怀好意  代价太大却又无可奈何

重新关注繁星我也忘了是在哪天。。。就这么又关注了 。。。可能是因为老吴转发了那条备胎微博  也可能是因为首页还有人在刷繁星  也可能是因为小狗儿。。。别问我小狗儿是谁😂

就这么又开始关注了。。。什么备胎  卡地亚  彩虹打榜  白的狗  那个谁  各种同款  炸的我心花怒放  一直在天上飘 

我是一个没啥原则的人  墙头多似草  然而只有繁星和另一个二次元本命cp一直萌了下去  

繁星最戳我的  是眼神  是依赖   是即使离开了彼此  也依旧有那么多的相似

每个笑容  背影   举手投足  都有彼此的影子  就好像你们从未分开过   我想  这大概就叫做爱

哎 柜门什么时候才能开啊。。。

繁星不黯 我亦不离   我们的繁星日久天长


碎碎念啊  就是想把心中所想的表现出来 

这四年来的历程  他们的  我的  就像平行世界  在不同的轨道上演绎着   看似没有联系  却又千丝万缕

我会一直爱他们❤






    凡凡有个习惯  就是自我鼓励的时候会拍自己的肩  再加上老张对他的秘制肯定和各种关注  所以有了这个脑洞   
    大家结合图看吧 也不知道动不动的起来

    搬去加拿大以后,妈妈一直忙于工作,大部分事情便都要吴亦凡自己一个人来扛。

     那个时候他还不叫吴亦凡,他叫李嘉恒。

     异国他乡,语言不通,没有玩得来的朋友,更没有交心以待的知己。

      吴亦凡很孤独。
     
      彷徨,无助,种种负面情绪分分砸向这个仍显年少的男孩。

       吴妈妈察觉到儿子的异样,这位女强人在一次晚饭间对儿子语重心长道:“儿子,妈妈明白你的感受。可是有些坎男人一定要自己迈过去。妈妈相信你。”说罢,拍了拍他的肩。

       这位小男人自此以后便学会了自我肯定,拍拍肩,就好像有人还关心着他一样。像那年父亲拍拍他的肩,给自己勇气和慰藉。

        这种肯定,是成长,也是孤独。

        直到后来,他去了韩国,在那边遇到了一个带着酒窝的少年。
        像是看出他的不安,少年爬上高一阶的楼梯,拍拍他的肩膀,语气肯定,说:“加油吴亦凡。你很厉害,你可以的。”

         吴亦凡终于不再是一个人。

       

      
     

雨天(苏兰)

雨(苏兰 架空)


大雨滂沱,雨雾蒙蒙。


百里屠苏摘了蓑帽,全身湿透的走进镇中一家茶馆。


下雨天,茶馆生意并不忙,屋里零星地坐着人。柜台老板懒洋洋地伸着腰,长长的打出一声哈欠。屋内茶客也大多缄默不语,眯着眼,细细听对面戏楼隐约传来的几声婉转戏腔。


繁华小镇,或许只有雨天时,才能偷得这浮生半日闲。


百里屠苏冲小二摆摆手便径自坐下,解了腰间佩剑放在桌上,闭眼抱臂靠墙自顾沉思起来。


他八岁家中遭天灾,沦为孤儿。

十岁拜入天墉城门下,成为执剑长老亲传弟子。

八年昼夜,苦练武学,虽无大作为,但也算是小有所成。


前些时候,师傅问他:“屠苏,你因何执剑?”他顿时有些迷茫。

他无父无母,无兄无姊,没有朋友,更没有常伴身侧的妻女。这么多年过去,好像除去师傅和师兄妹,他确实是孑然一身,孤身一人。


师傅道:“下山吧屠苏。这个世界上需要有一个人来成为你拿起剑的理由。”


可是茫茫人海,这人又如何好找?


“老板下午好!”


百里屠苏睁开眼,入目是一位书生,未及弱冠,青衣蓝褂,及肩发用发绳松垮系住,一双带笑桃花眼充满灵气。


“方小公子下午好。”老板直起身,笑吟吟道,“今天到这儿来,莫不是又被方小姐逼婚了?”


“咳,别提了。”书生努努嘴,秀眉皱成一团,“都和她们说了我只是路过,并无意接那绣球,可是二姐和孙家奶娘都不信!”


老板有心调笑:“唉,这都是缘分,再说孙家小姐也是有闭月羞花之姿的闺秀,方小公子又是人中龙凤,若真能结成,也算是天作之合!”


书生大惊,一边连连摆手,一边用一双桃花眼四顾环看,蓦地就对上了百里屠苏。

书生的眼睛很好看,像春天里藏了满天星星的夜空,熠熠生辉。


百里屠苏的心骤然一紧,顿时觉得有什么在脑海里炸成一团,直让他呼吸急促,无法思考。


书生越走越近,近到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檀木香气。

他听见书生开口,语气雀跃欣喜:“在下方兰生,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百里屠苏。”


END(或许有续)


写这篇短短篇是在晚上十一点,老爸催着睡觉……结尾仓促 还望海涵(ಥ_ಥ)


这篇文的设定是架空世界,屠苏身世很简单就是普通农民的娃,父母死于天灾,成为孤儿后又十分幸运的能够拜入天墉城学武。没那么复杂苦逼的身份。


而兰生基本不变,性格改了稍微沉稳了点。


其实这篇文我本来预定的结尾是兰生在烟雨茫茫中给少侠送伞,道了声珍重,然后分道扬镳。但后来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

这样其实也好,开放性大家可以自由想象后面的故事,也说不定之后我会再开个续篇(看反响)。


苏兰萌了三四年了,之后也会一直萌下去(๑•ั็ω•็ั๑)。


么么哒  最后求评论